晚年SHI官

当我的父亲们在公开吵架(划掉)秀恩爱时我在做什么——萧七七小朋友挨打之前记



当我的父亲们在公开吵架秀恩爱时我在做什么——萧七七小朋友挨打之前记

 

 

 

 

 

 

 

 

 




 

赔给你们一个甜!


补偿我这一段时间以来的不更文。


我上班仍然忙成狗,呵呵


他马的为毛我一个写清水的一打老师两个字就他么优先出来老湿!打错好几回了!


就是一个沙雕家长里短儿。

 

 



 

这回是真的生子了。但是别问我怎么生的,生都生完了养都养大了!


仍然苏靖不拆逆!


但是因为我一般都认为苏殊是一个人,所以也无耻的打了殊琰tag,不妥请告诉我,删。


算是  琴瑟和鸣   宇宙的第一百万个AU吧!


副检察长X刑侦总队长


A4纸那么大的甜!甜!甜!

 

 

 

 

 

 

 

 

 

 

 

 

 

 




 


 

      萧景琰踢踢萧七七海绵蛋糕一样的小屁股:“往南边儿去点儿。你爷俩儿什么毛病,专门挡我道。”


      萧七七小朋友头都没抬就往他爸身边蹭了蹭:“爸,我爹踢我!”


      他爸小心翼翼地吹了吹儿童剪纸作业上的纸屑:“你就知足吧,还没打你呢!你自个儿说,老师大前天让交的作业吧,你今天早上才想起来告诉我们。天天不交作业,老师老以为是我和你爹不管你。一找家长你爹就找各种理由装病不去非让我去!我一去就叫你们那个二十出头儿的小年轻儿训!我好歹一个省副检,连你爹领导见了我都要主动打招呼,叫个小姑娘说的我头都不敢抬!你说你该不该打!”


      萧景琰恼羞成怒,一巴掌糊梅长苏后脑勺儿上:“做作业就做作业,废话咋那么多呢!让你去怎么地,孩子不是你的种儿啊?天天不好好学习净想歪门邪道那是随谁呀?还没上初中呢就给我写情书儿,那是狗写的呀?孩子要是好我还用得着装病不去开家长会?我好歹一个省厅刑侦总队长,我连死都不怕却怕开家长会,你说这赖谁?”


      梅长苏抱着萧七七瑟瑟发抖。


      萧景琰迅速转过脸来教训萧七七:“告诉你啊,我跟你姥姥可打过招呼了,你给我老实点儿!再敢离家出走跑你姥姥家去都不用我出手,你小姨就把你腿儿打断!”


      萧七七恨恨地看着他爹扶着肚子进了厨房,转头瞪他爸一眼:“可让老天爷保佑给我生个妹妹吧!这要再来个爷们儿还得是受压迫的命儿!”


      梅长苏听了“噗嗤”一声儿笑出来:“那可不一定,这要万一真生个闺女跟你爹一个德行那咱爷俩儿可就要受双倍摧残了!”


      “来来来梅长苏你给我过来!你刚才说啥了你到我跟前儿来看着我再说一遍来!”萧景琰举着锅铲儿直指梅长苏的脑门儿,其表情之狠戾措辞之严肃充分体现了他身为刑事重案刑警队长良好的职业素养,“刚才风太大我没听见,你重新复述一下。”


      梅长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起萧七七挡在自己身前做掩护,哭着对他媳妇儿说:“琰琰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已经认识到我自己问题的严重性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了原谅我吧!”并赶紧适时地把萧七七举到萧景琰眼前特别不要脸地转移火力。


      萧七七挣扎无果,忙视线乱飘顾左右而不敢看他爹。


      萧景琰点了点萧七七的脑门儿:“你猜现在几点?凌晨三点半!就为了补你那个破作业,全家都得跟着早起!萧七七我告诉你,”萧景琰扶着肚子调整了一下站姿:“以后当日事当日毕。天天作业晚上八点之前完成,门门功课都给我考99分以上,不然你就滚你姥爷公司去当门童去别进我家门!怎么的梅长苏,你有意见?这是我家!我是户主!你有意见你保留,敢吱声你也出去!”


      梅长苏见势不妙,忙站起身挤开萧七七:“老婆息怒息怒!这热饭热菜的小活儿我干就好,你连煤气灶都不会开再把咱家炸没喽!诶!你看我说的就是实话呀你打我干啥!”


      萧七七默默转身收起剪纸作业,不顾深更半夜偷偷给他热恋中的小女朋友之一打电话:“喂,你好,请问这里是夏冰冰小朋友的家吗?我是萧七七小朋友的父亲梅长苏同志,请帮我接一下夏冰冰小朋友,他有个离家出走的计划想跟夏冰冰小朋友探讨一下……”


      夏小朋友的妈妈:“……”

 

 

 

 

 

      完!


我咋就写不出来那种爱而不得、完美错过、三角恋爱、一生遗憾的那种BE肝儿颤虐文呢TAT


不开心,切!

也算共白首        灵感来源::>_<::

打了殊琰苏靖的tag对不起。

但是确实是我写萧景琰和林殊的时候的灵感来源。


看见歌词里的“枇杷”俩字就觉得有哪里不对了,

再看见“立枇杷于庭前”……

我选择狗带 ( ^_^ )/~~




再说个题外的,龙雀玄看的人略少啊,可能因为里头脏话太多了吧。

但是,龙雀大环是曾经真实存在的。

百一下度也是可以的。

大夏龙雀,中国古代名刀之一,我真的认为,他的名字浪漫而且充满了血腥气。

环首刀形制

我好爱!



也算共白首

     













半夜手机发文,看不看的到随缘吧!


1600+字数  


一发完


殊琰(苏靖)only不拆逆


飞流有,柳皇后出没。


不知道算HE还是BE


霜雪吹满头,也算共白首。












      




      这深雪下的太大,茫茫笼盖了四野。宫城中的一切琉璃红瓦皆掩上了素白。像提前行了丧仪,天地上下一片缟素。 


      刘得乾身子躬的低低的,小心翼翼的想请皇上加上一件狐裘的大毛衣服,萧景琰厌恶地一扬手,苍白厚重的大氅便“扑”地重重坠地。


      随行伺候的绿衣小内侍忙忙的跪下了。


      萧景琰皱眉叱道:“这大雪地里做什么就跪下了,仗着年纪轻,腿不想要了?刘得乾!”刘公公忙用脚踢了小内侍一下,叫赶紧下去。小内侍伸手去够掉在雪里的衣服,却被萧景琰一弯腰先捡了。


      萧景琰怀里抱着叫雪浸湿的白毛大氅,冷冷清清站在空旷的大雪地里,远处烛火的光冰凉地泄下来,连一丝月光都没有。刘得乾伺候了萧景琰将近三十年,唯有在今夜,在这雪地里,心里陡然抽搐着揪紧。他怕他现在不紧紧抓住皇上,他便要乘着这漫天纷扬的大雪随风而去,毫无恋战。


      萧景琰终究也霜鬓斑白、伛偻如寻常老叟了。他自己都不自知地轻轻抚摸着氅衣领口的白狐毛,一圈一圈细细地摩挲,回溯着三十七年前深深镌刻在另一领白狐毛上动人的温暖。


      刘得乾扑通一声跪下了。萧景琰吓了一跳,他歪头看他,神情仿若还是少年。刘得乾悚然被心中升起的不祥惊得怕了,忙带着哭腔喊了一声“皇上!”


      萧景琰仍沉在那白马银枪的小将挽雕弓射天狼的幻象中,愣了片刻,方慢慢地笑着道:“皇上这两个字我背的太沉重,如今确乎须得改改了……”


      刘得乾跪在这苍茫的大雪中,他心里酸的想要大哭,又苦的连张嘴都发不出响动来。他把脸埋进冰冷的雪里,再抬头,两行冻住的水渍定在眼角处。天地的尽头,萧景琰弯折着脊背一脚一脚踏出了天地之外,霜雪吹满他的头顶,他只一人龋龋独行。


      次日,武靖帝在养居殿里低调地颁诏退位,新的皇帝便在这一朝之间继承了大统。


      萧景琰静静地躺在芷萝宫的临窗暖阁里。自先太皇太后崩逝以来,这里一直被萧景琰保护的很好,哪怕一草一木、一山一石都是二十二年前的样子。


      萧景琰微微眯着眼睛望向窗外,就连母亲一抬头便能看见的石楠树也依然静静的挺立着,这棵树穿过一切的风雨和时间,送走了母亲,也将看着我离去。


      飞流轻轻地趴在萧景琰的腿边,他长大了。萧景琰终究没有辜负林殊最后的嘱托,终于能够平平安安地把这个小伙子抚养成人。


      “飞流,你还能看见珍珠里的闪光吗?”


      “可以的。每天闪,越来越闪!”


      萧景琰强打起精神笑了一下。在这诺大的宫城里,只有他和飞流能够看见供奉在内宫祠堂里的林殊牌位前的东海珍珠是闪着光的。几乎每天的夜里,就这将近一年的事儿。他和飞流突然就能看见这个奇异的幻象了。我不剩多少时间了。萧景琰悄悄地跟飞流说,不要忘记咱俩的小秘密。


      雪一场接着一场的下。越下越大。


      宫里开始秘密地准备白蜡和黄表纸。这些本都是瞒着太上皇进行的,但萧景琰就是知道,哪怕他已经无法起身了。他抱着那颗大珍珠,在大雪纷飞的廊檐下模模糊糊地听林殊和飞流在斗嘴。


      “苏哥哥坏坏,骗飞流吃雪!琰哥哥说不是糖!着凉!”


      萧景琰气咻咻地骂他:“孩子不懂事你别老逗他行不行!你也不懂事啊!”


      缟素的院子里,萧景琰此生唯一的妻子柳氏太后携内宫一应亲眷一动不动跪成了一片。


      萧景琰勉力睁开了双眼望向他在风雪中吹白了头的女人。她饱含着爱与深情的双眼在烛火光中璀璨的灼人,她苍白着脸,满面泪痕。


      萧景琰默然地看着她,心中除了歉疚只有歉疚。


      “对不起,让你操心了。”


      萧景琰此生最后的话只有这一句。




 

 

 

 

      腊月廿九日夜,萧景琰终于又见了林殊一面。林殊还是那样年轻,俊俏的脸上带着说不出的情意。他轻轻扶起萧景琰的身体。于是萧景琰的脸也穿过了三十七年的风雨岁月重新变的年轻起来。


      他用他年轻的身体轻轻靠在林殊的身上。林殊轻轻伸手扣住了他。


      飞流静静坐在萧景琰的身边,看着凌空而来的一股冰冷的呼吸吹在萧景琰的脸上,一下,一下,又一下。东海珍珠在萧景琰的手里,爆闪了一下后突然便死一般熄灭了。飞流听见萧景琰重重叹息了一声。他的身体便从紧握着珍珠的指尖开始,一点一点、缓缓地发青变凉了。


      飞流用像是要哭了一样的声音轻轻道:“苏哥哥、琰哥哥,你们要离开大梁吗?”






 

 

 

 

      待到来年,朝廷忽闻梅岭千年积雪一朝融化,盛开如血的梅花。飞流欢快地抚掌大笑而歌,说:“琰哥哥没有骗我。他说他跟苏哥哥在一起的话,便要叫梅岭天无霜雪,梅开千年。”

     

 

 

 

     (完)

软萌撞铁直4





软萌撞铁直 3














千方百计求被铁直影帝包养的总裁 X 完全不知道总裁要干啥的铁直影帝


苏靖(殊琰)不拆逆


随缘更新,无存文,无大纲,不影射任何人事物,全程甜饼。


不是娱乐圈文,就是个沙雕家长里短儿。


















梅霸总在浪博上活活卡了15分钟,再上去的时候被乌压压一大片撕逼辱骂从头泼到脚,心里一片冰凉。


天是蓝的琰是浪的V:

苏哲今天死妈了吗?

收起|查看大图|向左旋转|向右旋转

【棺材.jpg】

今天 16:47 来自iPhone XS Max

赞(23977)|转发(1191)|收藏

评论(437):

按热度|按时间

今天琰琰嫁给我V:死了         

41分钟前                              回复|赞109

琰皇到我碗里来V:@苏哲 大哥你这是咋的了,乖乖当你的土豪富二代不好吗?你今天吃耗子药了吧?

41分钟前                              回复|赞76

我就是注册小号来骂苏哲的:我就是来干死@苏哲的!你马比的跟你家辣鸡蒸煮一个德行。靠装纯卖屁股上位换影帝的傻X真以为自己是个人了!你敢说我家美人是已婚少妇倒贴你家?药店碧莲吧!放心,我已经去卖屁股影帝浪博下边发完贴了!你们都等着!

40分钟前                              回复|赞24

……

……


萧景琰是梅长苏生命最黑暗之时的救赎,也是梅长苏这一生最无法企及的爱而不得。


他从没想过萧景琰能给他什么回报,他的浪博更是从来没有被萧景琰回复过哪怕一个标点符号。所以梅长苏坚定的相信,这一次萧景琰给他的引战帖子点赞只不过是个他自己都没能发现的手滑。


所有人都可以爱他,但没有人能伤害他。


梅长苏迅速退出浪博,他先打给二秘卫铮,让他解决黑火搜和水军,又打给一秘宫羽小姐姐要车钥匙。


梅长苏早就从超级月饭团的粉丝饭拍图知道萧景琰就在金陵市影视城拍戏。他开着那辆崭新的红黑色保姆车等红灯的间隙里低头看手机,然后笑了。


梅长苏把车停在离萧景琰取景的地方尽可能近的位置。琰琰,我只是想要见见你,看一下你的微笑的侧脸就好。我就看看你,哪怕你都不知道我的存在。梅长苏轻轻点击“注销账号”,苏哲便在那一瞬间灰飞烟灭。

 





 






 

 

 

 

萧景琰一边走一边给那位已婚少妇打电话道歉,在已婚少妇妩媚苏嗲的声音里头皮发麻。签订南京条约的时候萧景琰刚要起刺儿,一个不字百转千回还未落地,萧景琰转头看见老沈肝肠寸断一副你敢拒绝和解我现在就一头撞死的势头忙压低声音谄媚的道了声“好”。随着这一声好,已婚少妇乘胜追击,一击而溃,搞定了包扩萧景琰下一部电视剧要请已婚少妇做女主、营业期少妇圈萧景琰萧景琰必须捧场等等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萧景琰则一败涂地丢盔弃甲。签完了南京条约又是马关条约,包括下部戏还得和已婚少妇合作、已婚少妇捆绑他做暧昧炒作不能回绝等等等等。已婚少妇还在电话里咄咄逼人,萧景琰已经青筋爆跳,张口一句“得了,我把自己卖给你,什么条件都好谈!”


老沈见状,拼着一口气一把夺过手机哭着跟人家说对不起。萧景琰冷眼看着,小声骂一句:你个汉奸!


好容易安抚了已婚少妇,萧景琰要回手机再刷一回浪博,发现@苏哲怎么也刷不出来。刷的手机都没电了也刷不出来。此时浪博上已铺天盖地一片萧景琰与已婚少妇友好互动的图片,照片是红毯照,一帮人中该少妇穿着暴露做小鸟依人状,萧景琰则一脸便秘。浪博上连少妇老公都参了一脚夸赞萧景琰“演技精湛,是真爷们儿”。


萧景琰叹了口气,回头跟只剩一口气吊着的老沈说:“您老就别逞强了,叫小列他们俩顾着你吧,我先回去了,今天晚上我嫂子带着庭生回我妈家,我得去。”


老沈还能活着已经算是奇迹,哪里还能顾得了他,只得叮嘱一句:“车在西南角上停着呢,你叫王师父送你去吧我可得缓缓。”


萧景琰心不在焉的往东南角走,一边叹气心好累不会再爱了一边暗骂司机怎么把车停的这么远。

 

 











 

 

 

梅长苏听见敲门声条件反射去开车门。


萧景琰:哎呦,这司机小哥不错啊穿个高仿的安德森与谢泼德,脸帅身材好,品味不错啊。老王干啥去了?


梅长苏:我艹艹艹艹艹艹!!!!!麻麻我搞到真的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谁来打醒我我我我真的见到我老婆啦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老婆好帅我一定是在做梦!


梅长苏一脸庄严肃穆地脑补十万字不能过审,萧景琰退出车门去看车身。对呀没错呀,红黑车身,没错呀,写的大梁娱乐。萧景琰一脑袋问号上了车坐下,他有点轻微的近视,把梅长苏公司的高仿保姆车上喷的“大粱娱东”看错了很正常。


嗯,很正常,琰琰上了我的车很正常。梅长苏冷静地锁上了车门。











讲个笑话,昨天晚上我喝了点酒,给自己壮了个胆一个理由,写车。写了三次,删了写写了删,一百字。总是卡在那两个字上真的真的打不出来。然后就删除文档了【手动再见

我不会写车的,这辈子都写不出来的【TAT

喝酒了。🤫

不知道一会儿能不能写出东西来。

真是开坑一时爽啊~~~

我爱我的祖国,祖国辛苦啦!祝您生日快乐,永远昌盛!🇨🇳

您辛苦啦!给您添麻烦啦!

         What is my guilty pleasure?The thing is i never feel guilty about my pleasures.


————Tom Hiddleston 

You laugh at me because I am different ,I laugh at you because you are all the same .

软萌撞铁直3

















千方百计求被铁直影帝包养的总裁 X 完全不知道总裁要干啥的铁直影帝



软萌撞铁直 1


软萌撞铁直 2







苏靖(殊琰)不拆逆


随缘更新,无存文,无大纲,不影射任何人事物,全程甜饼。


哦对了,梅霸总不止一个马甲谢谢。

























于是编剧赶紧现场临时改剧本,由女方提出分手。萧景琰站好了位,导演一喊action,萧景琰一抬头,眼泪马上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噼里啪啦往下掉。灯光师一抬补光板,摄影心里暗叫一声好,赶紧把琰皇哭着的盛世美颜完美收录。


小花瓶一愣,冲口一句:老公!


第一句台词就错。


完美NG。


萧景琰深深深深吸气吐气吸气吐气。十分钟后再战。


导演:action!萧景琰默默抬起头,眼泪再也挂不住,缓缓流淌下来湿了一整张脸。


小花瓶认真盯着萧景琰的帅脸嗫嚅了一声,红着脸说:台词究竟是什么呀怎么这么难!


现场一片哗然。


萧景琰直接扭头转身走向自己的休息区。


他的生活助理小列和片场助理老戚此时正围着老沈伸长了脖子往他的手机上看,各个脸上神情严肃。


萧景琰认命地叹了一口气:“看你们这表情,我今天是犯太岁了是怎么着?”


老沈连忙夺过手机想还给萧景琰:“唉呀!为了个炒作的假新闻,你这个好好的纯粉大V叫那帮黑粉毒唯围攻。浪博上正在撕他呢!这眼瞅都要上火搜第三了。完了!”


铁直萧景琰从来不上浪博。上也都只是发关于工作相关。他根本都不知道纯粉和毒唯是个什么。听在他的耳朵里只觉得是卖洗衣粉的和卖毒蘑菇的为了抢生意打起来了。相比之下,他反而更在意炒作的假新闻这个事。


“什么假新闻?”


“琰琰哥你不知道吗?就你上一部电影,女主已婚。你得金飞天奖以后就借你炒作呢。说什么你暗恋已婚少妇!”


萧景琰扶额。


“还有啊,这个假新闻一看就是假的,只有脑残粉才会信!但是但是!你那个土豪纯粉,叫苏哲的大V,为了这个跟人骂起来了。对家组团过来回骂,你的粉丝群起攻击苏哲,说他是黑,还有人说其实他就是对家派来的卧底!”


铁直萧景琰一脑袋问号完全不知道老戚在说什么。


“哎呀琰琰哥,你怎么还没想起来呢?就你那个土豪铁粉,从你出道开浪博以来就一直粉你内个!你出道七周年的时候哭着喊着要给你花七千万办生日会被你拒绝了以后整整嚎了三天三夜上了火搜榜第一内个!你当时还说这人要么是个神人要么就是在吹牛X。”


萧景琰眼睛一亮:“哦!我知道他,我从拍的第一部电影到现在,每一部电影他都要包七场,从第一款代言到现在每一款产品他都最少买七的整数倍那个!我艹那个土豪,他在浪博上晒的那个电影票我的妈,快有半间屋了。”


老沈一拍大腿:“对呀,你去年代言千达翡丽中国区,内主儿直接选了一间CBD的店直接封店包圆儿了,发票一天晒一张。可惜了呀!他基本天天在浪博上晒为你带的货,现在万一真被撕成了黑可就完了。不行的话……来你拿着,”老沈说完就把手机还给了萧景琰,“我给公司打电话,不行就叫他们接触一下他,咱们公关一下。”


萧景琰接过手机也没在意,手指碰了屏幕便收进了包里。此时导演又叫人喊萧景琰接着拍,萧景琰只好重重叹了一口气重新回去被折磨。


谁也没想到萧景琰手指无意碰的那一下是给苏哲撕已婚少妇女演员的浪博点了个赞。












谢谢各位萌妹的红心蓝手和评论哦!你们是我码字的动力。过节我也不放假,上班。所有祝福送给爱苏靖殊琰的各位小天使哦!么么哒!







软萌撞铁直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