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SHI官

盗墓笔记重启,最后



文锦和三叔隔着山洞对视。

三叔穷尽一生没有拯救文锦,文锦自己拯救了自己。

离开的时候三叔笑了一下,但不是苦笑。

文锦曾说我们都是对方的珍宝。



闷油瓶的必然离别,人生中傻逼和对手的上蹿下跳,我的朋友们,为了我做的,和我为了他们做的。



吴邪对疾病的感悟,对时间和生命的豁达。



经年匆匆,有沉有浮。南派三叔的文意升华若此。

好爱好爱。

不管隔了多少个十年再读,都爱的不能自己。

他仿佛只是站在时间的长河之侧,静静远观,娓娓道来。



我所爱的CP,

原来我从未远离。

只要演员的一个眼神、

情绪的一帧释放,

我便依然万劫不复,

热爱原来如此长情。

温暖。

如果只要挖出我的心脏给你就能得到你的爱,那么我将是这世间怎样幸福的人啊!
















嗯,看了民国cut,听清平愿,突如其来陷入抑郁。好棒棒╭(╯^╰)╮




前文














      萧景琰还记得林殊那个时候灿烂的笑脸。他的眼睛细细的弯着,温暖明亮的光从眼中射出来,直直笼住歪头看着他的萧景琰。


      萧景琰能清楚的描绘出他脸上的每一个细节。比如他脸上淡淡的小雀斑,他看着自己的时候“扑通扑通”大的吓人的心跳声,和亲吻自己的时候滚烫的嘴唇。他确确实实地感觉那个时候的林殊是真的爱着他的,哪怕只有短短的弹指一挥间,萧景琰是真的信了。


      就是因为他信了,在兵败东海的时候,萧景琰才会在连战马都死光了的情况下徒步战斗,在打光了全部三万部下的情况下孤军奋战。没办法,他动员全军的时候告诉全部的三万靖王军:林殊的赤羽营将与我们共存亡!林殊不仅骗了他,也将他的靖王军全部拖入了地狱。可怜那些将士们到死都以为会有赤羽营援军。


      不会有援军了,除了死亡,什么都不复存在。萧景琰深陷在血与火的修罗场中间,他的背后,是被他和林殊亲手葬送的三万生魂。


      这一场持续不到两个时辰的战斗中,他呼唤了那个名字不下万遍。可惜除了呼啸的悲风没有任何人回应他。每呼唤一次,他的心便死去一分,当他的心彻底死去的时候,他连哭都哭不出来,所以他只能流血。萧景琰放声大笑,那满身满脸的鲜血令围攻他的三名敌将无不胆寒。他双手握紧了漆黑的龙雀大环,三名敌将采取的是一拥而上的战术,萧景琰硬生生挨了三刀。


      他用最后的力气奋力砍死了敌方两员大将,诅咒般喊出了那个名字。“林殊”两个字慢慢飘散在了空中。萧景琰力竭而倒,他终于再也没有力气回望一眼这个世界。


      梅长苏终于有机会在线观看小黑猫变美少年的现场直播。这完全是因为他睡着睡着突然被做了噩梦的小猫啪啪两嘴巴打醒了。梅长苏郁闷地披衣而起,盘腿坐在小猫面前,心想我看你到底能睡相多差!


      然后他便见证了大变猫人的世界奇观。


      即使在梦里,无穷无尽的屈辱和愤怒依然能够化为实体惊醒萧景琰。他声嘶力竭地大喊着醒来,眼泪像洗脸一样不断划过脸颊。刻骨铭心的绝望冰冷地攥住了他,萧景琰无法抑制地捧着脸大哭。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实在太诡异又太负面,梅长苏愣了不到0.1秒,便伸开双臂紧紧地将深陷于巨大的悲伤中小孩搂进怀里。他竭尽全力地用自己的体温温暖这个看起来用悲痛将自己与世界相隔离的小孩,用力到连他自己都不可抑制地颤抖。


      萧景琰哭到几乎昏厥,却仍死死攥住梅长苏的衣领,勒的他青筋爆跳。萧景琰用厉鬼一样的表情对他说:“你逃不掉的,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现在,我来了。”


      梅长苏一下一下轻轻拍抚他的背,用微热的手指温柔地拭去他眼角不断流淌的眼泪。


      梅长苏淡淡地笑,唇角微微抿起的弧度很好看,他眼中有明灭不定的光,叫人无法捕捉到他的含义。


      梅长苏轻轻吻萧景琰的额头:“小孩儿,你不是最喜欢暖暖和和的吗,睡吧,我会守着你。你看,我抓住你了……”





 

      早上十点。不论是人还是猫,终于都清醒了。


      萧景琰气急败坏地在梅长苏面前跺脚挥拳。梅长苏冷冷地将水煮鸡胸肉的碗递到他鼻子底下:“再威胁我也没用,你只能吃这个,你个未!成!年!幼!猫!”


      萧景琰狠狠将碗推开:“本王才不是幼猫!你这只猪!混蛋!我要咬死你!把你的舌头打成蝴蝶结!吃了你这个猪脑!愚蠢的人类!!!”


      梅长苏继续冷冷地把碗递给他:“哦,我好怕怕哦!你变成人也是个未成年人!我要想收拾你那就跟玩儿似的!乖,吃完鸡胸肉给你喝奶奶。”


      萧景琰:“梅长苏我X你大爷!!!”


      梅长苏:“哦,这么说你不想喝奶奶了?那没有奶奶了哦?”


      萧景琰秒怂:“喝~~~喵~~~”











我好困,放弃捉虫,放弃起名字。

呵呵

民国不虐真的是不可能的吗???::>_<::      ::>_<::       ::>_<::

(本篇真的是HE)


如果只要挖出我的心脏给你就能得到你的爱,那么我将是这世间怎样幸福的人啊!


谢谢@是凤梨酥不是榛子酥    @空之蔚藍  和@🐳今天就戒酒  三位亲亲的捧场。

就决定是HE了 O(∩_∩)O~






真的是自己开的坑哭着也要填完啊::>_<::

果然还是有大纲会更得快一些

然后仍然没有存文。

OTZ





苏靖(殊琰)only不拆逆








1200+字数











      “回赠一份大礼,请,你,笑,纳!”


      梅长苏尚来不及换下一脸懵逼的表情,便被细瘦的少年紧紧勒住脖子,星星点点的鲜血滴滴答答地落在少年漆黑的兽爪上。


      梅长苏瞳孔急剧收缩,他捂住心口,想要推开少年。

    

      “你、你、你!你能不能穿件衣服先啊!老子是gay啊!是gay啊!一睁眼就是光屁股美少年!你没掐死我我先流鼻血流死了!真是要亲命了都!!!”


      少年骇然后退,梅长苏忙趁着这工夫抹一把脸,暂时把鼻血擦了一擦。少年见了他这副猥琐样,恶心的直蹭手背,拼命想把沾上的血迹弄下来。梅长苏一抬头,又是一记捂心口。


      “这尼玛是什么不能过审的社情梦想啊!果体猫耳美少年?!真是看我活不到过年了哈!”说着,抽出沙发靠垫一把抽到那被他吓到的少年身上。


      少年毫无防备被打,悲愤地道:“喵嗷!!!”


      梅长苏扭身上了沙发盖好被子:“老子上了你那特么至少蹲十年以上!做个梦都这么没技术含 量!”


      ……


      梅长苏再醒是被手机闹铃吵醒的。他先洗干净手给小黑猫煮了一小碗鸡胸肉,又把温过了的进口羊奶倒在小碗里,才去看沙发上的小黑猫。


      “咦?咦咦咦?你绷带呢宝宝?睡一觉你怎么把绷带给睡没啦?哎?你挠我干什么你!你怎么这么不乖?哎!还挠!还挠!我告诉你你从现在开始你不是叔叔的乖宝宝了你知道吗?你是坏宝宝了我告诉你……”


      萧景琰咬牙切齿地挠他:叫你用鼻血恶心我!叫你拿靠垫抽我!挠不死你的我!


      梅长苏一只手便把他掀的肚皮朝上:“你可真是生命力顽强的小东西啊!被人刺了三刀还这么有精神!呦,还别说,原来你是个小老爷们儿啊!那不能叫你宝宝了,以后就叫你大宝贝儿吧!”


      萧景琰左蹬右蹬前翻后滚就是逃不过梅长苏轻抚他肚子的手,气得直哆嗦,再听他这么一说,连眼泪都气掉下来了。


      梅长苏把羊奶放到一边,两只手捧起萧景琰小小的身体,也顾不上一早上起来还没洗脸,直接一个埋胸整张脸都贴在了萧景琰毛绒绒的小肚子上。


      萧景琰恶心的直叫:“咪呜呜嗷嗷嗷嗷嗷嗷嗷!!!”


      梅长苏:“好的大宝贝儿!叔叔就知道你也喜欢我!么么哒!”


      这么一折腾,梅长苏其他的三只猫祖宗也给闹醒了。梅长苏蹲在地上给猫猫们分了鸡胸肉,还不忘扭头对喝奶喝的一嘴白胡子的萧景琰说:“大宝贝儿,你快快长大!小黄儿正好能跟你配个对儿!”


      萧景琰哭着掀翻了羊奶碗。


      梅长苏也不是什么正经人。萧景琰蹲在沙发上高贵冷艳地睥睨包括小黄儿在内的一众傻猫在地板上玩儿毛线球玩儿的不亦乐乎。就听梅长苏对着电话冷笑:“您可拉倒吧!给多少钱我也不卖!您就叫那一位死了这条心吧!他也不想想,我满指着这颗北朝传下来的东海夜明珠开板儿做生意呢!他买走了,我可拿什么撑场面呢?再说了,我要真想卖,他这时候了还能闻得着味儿吗?真是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


      萧景琰耳朵动了动:是了,我的东海大珍珠,果然在这个变态手里!林殊,纵然你躲在了此处、活成了这样,我仍然找到了你。我会拿回我的珍珠,然后杀了你。


      夕阳西下,通体漆黑的小猫也被太阳的金光渡上了一层温暖的颜色。梅长苏似有所感地望向那有着顽强生命力的小小精灵。


      我又多一个儿子啦!哦耶!


      梅长苏如是想。







未完待续




虽然现在的标题就是全文大纲但是……大家能不能帮我想个名字?

对,我就是这么废谢谢

 

如果只要挖出我的心脏给你就能得到你的爱,那么我将是这世间怎样幸福的人啊!














苏靖(殊琰)only不拆逆


1700+字数


未完待续














      “嗯、嗯、嗯,我知道,我提前把我家这几只安排好。你放心吧,我倒是没什么事,我心态老好了。嗯,那你到时候给我把床位先安排上。我知情同意书早写好了,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啊!哎呦我艹……”


      梅长苏举着手机一抬头,尼玛两颗绿油油的小灯泡就在他家空调外机箱上盯着他,叫他心脏病好悬复发了。


      “没事没事,哎呀我没骂你,我先挂了,我窗户外头来一小喵。”


      梅长苏像个看见了绝色美女的急色鬼,慌慌张张的扔了电话,便把脸挤在窗玻璃上看猫。


      他也看不太出来是什么猫,因为天太黑,猫也太黑。


      梅长苏嫌烫脚似的三两下蹬掉了鞋,仗着身高腿长抓住窗边抬腿上了窗台。他想了想,打开窗户,推高纱窗,探出身子试了试。往下一看:嚇!离着地面五六十米,看下边的车和人都像是小蚂蚁。空调机箱在深黑的夜色里仿佛也在高空的强风中忽忽悠悠乱晃。梅长苏居然还想在二十楼的户外高空中徒手抓猫。正常人连打开窗户的勇气都没有。


      梅长苏显然不是正常人。他大半个身体悬空在外,只有右手勉强抓着窗户边儿。风呼呼地刮,把他精瘦的身体吹的有些晃荡,他又尽可能地伸长左手去够猫,更是颤颤巍巍地叫人心惊。他额前微长的头发凌乱地刮着他的眼睛,叫他看的更费劲。他伸着左手仿佛要把这只手从身体上分离出去似的,还要忍着眼睛的酸痛叫:“咪咪,好猫,快来,那里危险!快跟叔叔过来,乖!”


      他这时才能看清这是一只漂亮到诡异的黑猫。它眼中射出的惨绿惨绿的光便是刚才叫梅长苏打着电话都能感到浑身不自在的瘆人的目光。梅长苏越是往这猫身边凑,从打开窗户起便越发明显的血腥气就更浓。这也是梅长苏急于抓猫的原因。梅长苏在此时与它目光相对,分明从它的眼中看出了包含着怨恨、轻蔑和探究的意味来。


      梅长苏这才感觉到徒手站在强风的高空中本应有的恐惧。


      他咬着牙忍受着全身窜起的鸡皮疙瘩,又慢慢地道:“乖,快来!我要坚,持,不,住,了!”


      黑猫突然站起了身。它小小的身体在强风中微微颤抖,不知是不是错觉,黑猫似乎死死盯着梅长苏看了几秒,直到梅长苏费劲巴拉地抬着脑袋再次与它对视,黑猫突然一躬身,毫无征兆地在离开地面五六十米高空中的狭小平面上迅速跃起、稳定落地、窜进室内。


      梅长苏颤巍巍地收回手和大半个身体,委委屈屈地缩回窗户内,虚脱一样地跳下窗台。却发现,黑猫已经凭空消失了。


      梅长苏忙火急火燎地蹲下在各种家具之间来回呼唤:“咪咪、咪咪,乖乖,快出来!你受伤了,可别死在我家啊!快出来吧!有肉肉吃哦……”


      他听见清晰的咪呜咪呜声忙猛地一抬头。呵,家里仨祖宗一听有肉肉忙都争先恐后地跑了过来,完全没有刚才那只小黑猫万分之一的矜持。


      梅长苏忙一下两下三下地捞起一地肥猫一把塞进纸箱里盖好一半盖子,任凭猫猫们扑腾着玩耍,他继续蹲低了身子找黑猫。


      走到衣柜脚边时,梅长苏突然毫无由来地一阵头皮发麻。他抽动鼻子,在一片浓重的血腥味之中慢慢抬头。


      一线血迹安安静静地顺着将近两米高的衣柜顶端无声的淌了下来,汇聚在地上形成一小摊血的池塘。梅长苏尽量控制着心跳,心想这猫恐怕血流空了。


      他搬来椅子踩着上去,把紧闭着眼睛静静卧着的猫轻轻搬下来。他透心凉地摸了摸。


      我艹了还他妈是热乎的!


      顾不得还光着脚丫子穿着拖鞋,梅长苏抓起车钥匙揣上猫就往楼下跑。


      晏大夫看完了猫就开始看人。看的梅长苏后脑勺儿直冒凉气儿。


      “我说晏老,您可别这么看着我,我可不是虐猫的变态,我家里可还有三个儿子呢!我这可是做的好人好事儿啊!”


      晏大夫收回冷峻的目光,眨了眨眼切换回和蔼可亲的样子:“其实吧,我也不太能相信是你。你看你这细胳膊细腿儿的,哪里拿得动大砍刀呢是吧?”


      梅长苏磨牙:“我谢谢您啊!”


      晏大夫眼皮一抹搭:“犯不着谢谢,连止血带消毒,连缝合带包扎,七百!”


      梅长苏一把打掉晏大夫伸过来的手,“您可拉倒吧,七百,您在我身上划拉三刀吧您!别说您拿大砍刀划拉,您就是拿青龙偃月刀划拉我都干!”


      三天之后,黑猫终于出院回家。梅长苏沉沉睡在沙发上,只把小黑猫放在他的头旁边。


      半夜一点,万籁俱寂。萧景琰实在无法忍受包扎伤口的绷带。他一脚踢掉消毒水味儿的猫窝,坐起身来将缠在胸前的绷带一圈一圈撕下来。


      血腥味像死水中的涟漪,浓稠而强硬地穿透整个房间。


      月光下,萧景琰目光冰冷地站在窗前。他偏执地挺起胸膛,看起来就像一把霜冷刚直的刀。


      梅长苏“咣当”一声掉下了沙发。







      



        未完待续,我还没捉虫,剧情走向我有,估计得个1万字。大家想要HE还是BE呢?



哭成狗

你们怎么能明白我对金庸先生的江湖有怎样的向往

我的伊甸园,坍塌了。

再也没有了。

他在,我心中的江湖是江南烟雨,是大漠刀霜,是侠客岛,是断肠崖。

他走了,江湖成为飘摇的一幅旧画。

那些年,那些人,再也不是活的了。

你们不会知道我刷了多少遍新闻,就想刷出个辟谣来。

侠之大者,长已矣!!!

那么快意恩仇的江湖,那么潇洒的诗和酒。

我在梦里总有仗剑结伴的朋友,

先生却走了。


您给了我一个弹剑长歌的梦。

如今这梦总缺掉一角。


侠之大者,

查良镛先生也。


跨过时光的长河,人总有一瞬间也是鬼怪。



心情超low的。

我就找一下感觉,明天删

鬼故事

可惜不吓人::>_<::

试一下,明天删










      还没到四点,天还没有大亮。昏黑的天光打进屋子里,徒增更强烈的阴郁。萧景琰背对着房门一把脱下了沾着人血的T恤扔到地上。他的体型瘦长,脖颈修长白皙。从右肩到左后腰,一条近两指宽、半米长的旧伤疤斜肩带背划下来,不知名的人的血还在上面静静流淌着。萧景琰捡起T恤默默擦拭背上的血迹。床上放着一个大红色的老虎玩偶。萧景琰静静看了它片刻,甩起尾巴把老虎扇到了地上。随后他团成了一团缩在床的角落里。


      梅长苏进来正好看见萧景琰把布老虎扇在了地上。他退出去重新抱来一床厚厚的大毯子,像要把萧景琰捕进毯子做的网里一样用力罩住了他。萧景琰果然开始用力的挣扎。


      梅长苏只好用上身的力量压制住他,隔着毯子将他抱进怀里。哪怕只有几秒钟的时间,整个厚毯子已经湿淋淋的像刚从洗衣机里拽出来的,伴着咸腥味儿的水淋漓了满地。整个室内的地面全部浸泡在疑似海水中,水深至少5公分。布老虎彻底泡塌了,显出陈旧的血的颜色来。


      梅长苏看着泡了水的床和地面,无声地叹了一口气。他紧了紧手臂,责难地对着只露出一小张脸来的小龙说:“你生什么气呀你!我还没说你呢,你倒脾气不小!你看看这屋子叫你弄成什么——”他还没抱怨完,小龙已经不客气地“噗”地一声冲他的脸狠狠喷了一脸的海水。梅长苏一抹脸,毯子里只露着一条小龙尾巴冷冷地对着他了。


      梅长苏努力闭了闭眼,向着屋子的西北角上空轻轻吹了口气。一只比懒人沙发还要巨大的紫色大蜘蛛便从墙脚上无声地爬了下来。它变态般的巨大体型和八只恐怖的细脚以及密密麻麻的刚毛看起来简直让人毛骨悚然。梅长苏默默抱走了小龙。蜘蛛便开始清扫起“战场”来。它轻轻地发出“丝丝”的声音,瞬间便有成百上千只小蜘蛛出现在屋子里,这间原本被水浸泡了的房子霎时间变成了蜘蛛的海洋。


当早七点的钟声敲响,太阳照常升起。苏家大宅又变回了“人类”居住的温馨住宅。


软萌撞铁直 5 我更新啦!啦啦啦~








软萌撞铁直  4














千方百计求被铁直影帝包养的总裁 X 完全不知道总裁要干啥的铁直影帝

 

苏靖(殊琰)不拆逆

 

随缘更新,无存文,无大纲,不影射任何人事物,全程甜饼。

 

不是娱乐圈文,就是个沙雕家长里短儿。


































      萧景琰没什么心情再跟陌生的司机小哥闲扯蛋。他走到最后一排中间位置坐下。闭着眼睛说:“麻烦你了啊小哥,给我送我妈家去,今天我哥我嫂子回家。”说完身子一歪闭目养神去了。


      梅长苏就算再不要脸也不可能人肉萧景琰他妈家在哪儿,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开。好在这个取景地占地面积太大,选址比较偏僻,周围都是农地和乡下,得先开出好长一段的省道再下大通道才能进市区。


      梅长苏心想反正还得开个二十多分钟的路程,进到市区再问他路也赶趟儿!


      哪里料到萧景琰职业病发作警惕性太强,他歪在座椅上往外边一看,脑袋当时就“嗡”一下懵了:车窗玻璃反射上来的车身上写的字,血红血红的“大粱娱东”!


      萧景琰一点没犹豫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然后就抱着脑袋“嗷”一嗓子蹲下了——脑袋撞在车顶上的滋味真是太他妈疼了!


      梅长苏当然没有一心一意的开车啦,美色当前他一直是开一小段回头看一眼心上人、开一小段猥琐的笑一声。说实话这段路是没交警,不然梅长苏很可能已经因为涉嫌危险驾驶进局子了。


      当梅长苏看到萧景琰那一系列神操作的时候他也是吓了一大跳的。平心而论,梅长苏本来也没打算对萧景琰干点儿什么。先不说他根本没那贼胆儿,就他那能令闻者伤心见者流泪的武力值也不允许啊。再说了,是萧景琰自己上赶着进了梅长苏的车,梅长苏还好心送了他一程呢!


      梅长苏把车果断停在应急车道。慢慢回头再看一眼萧景琰。萧景琰与许仙诀别的白素贞样俏脸含泪满面春情(这是梅霸总滤镜视角)抬头仰望车前,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死过去!


      你麻痹的谁让你把我脸部特写照片黑白放大挂后视镜上的!!!谁特么让你在相框周围插满菊花康乃馨的!!!还尼玛的有对联!白草纸黑毛笔,上联:爱你千古。下联:我的媳妇!还他妈挺押韵!你马的私生死全家啊!


      梅长苏:我、我也没干啥啊!再说,黑、黑白照片更显性感!你生什么气啊,我、我我、我这个是私人行为我也没想舞出圈儿啊!我、我就是个圈地自萌啊……诶!你!你!景琰!你冷静一点儿!你!你要再敢过来我告诉你我可要叫了啊!我可真的要叫了啊!我告诉你我叫的可大声儿了呢!


      就在梅长苏眼瞅着就要被蓄满怒气值的萧景琰当场分尸的时候,梅长苏的大脑还在神他妈高速运转。他在想:我究竟应该采取什么姿势对我家琰琰道歉呢?是小跑过去滑跪一段抱大腿哭呢?还是娇羞状直接扑人家怀里说讨厌人家怕怕呢还是直接脱了衣服叫宝贝儿快来呀呢……他还没矫情完,萧景琰已经大马金刀地扑上来了。


      梅长苏脑子一抽,直接做了一个正常人绝不可能有的骚操作:他嘤嘤嘤地扑向方向盘,使劲一踩油门,嗷一下冲了出去。


      萧景琰哪里受得了他这一手儿,被惯性带的向前一个俯冲。因为刹不住,赶紧两手一勾梅长苏脖子,梅长苏条件反射地一踩刹车,萧景琰脑袋往前一伸,吧唧亲人家嘴角上了!直接给人家梅长苏亲的一佛出窍二佛升天,神经错乱之下手一歪脚一蹬眼瞅着就下了快速路拐进小土道。萧景琰清醒过来还没来得及喊:房子房子房子!梅霸总便霸气侧漏地结结实实撞了上去。







想写鬼故事,恐怖怪谭什么的。

我是魔鬼